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金初非女真人的猛安谋克
2021-09-18 08: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程尼娜 字号
2021-09-18 08: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程尼娜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猛安谋克制度是金朝女真族一项十分重要的制度,至少包含四项内容:一是地方基层行政组织;二是军事组织;三是军、政官员;四是世袭爵。前三项制度是同时建立的,后一种制度则略晚一些。这里主要探讨作为地方行政组织的猛安谋克制度在非女真人地区的推行。1114年,女真人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十月,初命生女真诸路以三百户为谋克、十谋克为猛安,创建了女真社会最初的一级行政组织。它具有政治、军事、生产多种职能,长官实行世袭制。金太祖在原辽朝州县地区的渤海、汉、契丹、奚等族中大规模推行猛安谋克制度,使之成为府州之下一级行政建置。

  在辽东地区推行猛安谋克

  1115年金朝建立,金人在原辽朝州县地区推行猛安谋克,始于金太祖收国二年五月。女真宗室贵族完颜斡鲁统军攻打辽东,消灭了据东京(今辽宁辽阳)自立的渤海人高永昌势力,设置南路。太祖诏除辽法,省税赋,在各族人中置猛安谋克,一如女真之制。辽东地区是多民族杂居区,以渤海人为主,其次是汉人、系辽籍女真人,还有一定数量的奚人、契丹人。南路都统斡鲁奉太祖命在路内各族人中依照女真制度,全面推行猛安谋克,使之成为地方一级统辖机构。

  尽管《金史》相关记载较为零散,但我们亦可大致了解辽东地区推行猛安谋克的状况。渤海人高六哥率其乡人迎降金人,被授予榆河州猛安;渤海人张玄素在斡鲁军至东京时开门出降,被授予世袭铜州猛安;辽阳渤海人大,出身东京渤海世家大族,在宁江州之战时降金,被太祖收养。他与太祖的关系亲密,忠实于金,初被授予东京奚民谋克,后授猛安,兼同知东京留守事。上述诸位皆为渤海人。

  女真起兵之初,太祖曾说:“女真、渤海本同一家。”在金军与渤海人高永昌的战争中,渤海人站到女真统治者一边,这使得女真统治者更加信任渤海人,大初任奚民谋克便说明了这一点,在斡鲁基本完成当地猛安谋克的设置后,大改任渤海猛安。据《金史·高彪传》记载,榆河州猛安高六哥告老后,由其子高彪承袭猛安。天辅五年,国论忽鲁勃极烈完颜杲(斜也)统内外军对辽展开全面攻势,高彪领本部谋克随从南路都统斡鲁参战。这可说明金朝在辽东推行的猛安谋克制度,无论组织形式还是运作机制皆与女真猛安谋克相似。

  但是,辽东地区人口远多于女真内地。若按照金制,三百户为一谋克,十谋克为一猛安。新设置的各族猛安谋克数量一定很多,路的都统(军帅)司很难有效地直接统辖诸猛安谋克。因此,尽管在战争中府州一级机构已相当残破,却因为统治的需要被保留下来,形成了新的地方建置体系:路—府州—猛安谋克,猛安谋克大体相当于县一级机构。新设置的各族猛安谋克官职同样是世袭职,因此当猛安官被擢任府州长官时,仍然保有猛安的称号。

  咸州路采用辽东模式

  金太祖天辅二年,金人将辽东地区的猛安谋克模式推行于咸州路。太祖诏咸州都统阇哥曰:“择其才可干事者授之谋克,其豪右诚心归附者拟为猛安,录其姓名以闻。”咸州路同样是多民族聚居区,人口以汉人为多数,其次是奚人、契丹人,还有一定数量的渤海人。《金史·奚王回离保传》载:“太祖破辽兵于达鲁古城,九百奚营来降。”九百奚营居地在韩州(今吉林梨树)。收国元年九月,奚人随从女真军将银术可攻黄龙府。该年末,金设置咸州路,九百奚营划入咸州路辖区。金军攻占咸州时,诸部相继来降,获辽北女真系籍之户。此间,汉人、契丹人、渤海人相继归附。

  咸州路设置之初并没有推行猛安谋克制度,大约天辅二年才开始推行猛安谋克制度。从《金史·太祖纪》《兵志》等的记载看,该年以奚人萧宝、乙辛等为猛安谋克;辽人讹里野(或为契丹人)以北部130户为1谋克;汉人王六儿以诸州汉人65户为1谋克;辽懿州节度使刘宏执辽候人,以户3000为猛安;王伯龙率众2万人降,授世袭猛安,知银州(今辽宁铁岭),兼知双州(今辽宁法库)。此外,还有以辽降将霍石、韩庆和为猛安;以龙化州降者张应古、刘仲良为猛安;汉人李孝功、渤海二哥率众来降,各以所部为猛安。天辅三年,辽人杨询卿、罗子韦率众来降,各以所部为谋克。

  按金制,三百户为一谋克,十谋克为一猛安。咸州路设置猛安谋克时,并不是严格遵守这一规定。因归降人所带来的人户参差不齐,只能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设置,六七十户、一百多户亦可设一谋克,三千户左右设一猛安。王伯龙率众2万人,以1户5口计,为4000户,在授其猛安的同时又将其任命为州官。咸州路都统在任命猛安、谋克官员后,需“录其姓名以闻”,报中央备案。咸州路与前面论及的南路应体现了女真统治者在原辽州县地区推行猛安谋克制度的大致状况。

  东北地区普遍设置猛安谋克

  天辅四年到七年,金朝相继攻占了辽朝的上京道与中京道,女真统治者同样在各族地区推行猛安谋克制度。四年,太祖遣谋克辛斡特剌、移剌窟斜招谕临潢府,汉人毛子廉率户二千六百来归,“令就领其众,佩银牌,招未降军民”(《金史·毛子廉传》)。按金制,银牌授以猛安。可见,毛子廉以2600户被授以猛安。金太宗天会元年十一月,太宗以空名宣头及银牌给上京路军帅实古乃、婆卢火等,使以便宜授之。这表明上京路官员对于征服的、归附的民户,同样以猛安谋克进行编制和统辖。

  天辅六年正月,金军攻占辽中京(今内蒙古宁城),设中京都统司路。继而,太祖以完颜挞懒率军经略辽中京道的奚人地区,设置奚路(六部路),奚有十三部、二十八落、一百一帐、三百六十二族。挞懒经略奚人地区的过程并不顺利,七年正月,辽奚王回离保反金称帝。五月,奚路都统挞懒攻速古、啜里、铁尼所部十三岩,皆平之。回离保为属下所杀。回离保死后,奚人依次附属。完颜挞懒抚定奚部后,表请设官镇守。太祖诏曰:“依东京渤海列置千户、谋克。”(《金史·昌传》)此后,挞懒率军继续攻打建州(今辽宁建平之西)地区契丹部族。《金史·昌传》记载:“辽外戚遥辇昭古牙部族在建州,斜野袭走之,获其妻孥及官豪之族。挞懒复击之,擒其队将曷鲁燥、白撒葛,杀之,降民户千余,进降金源县。诏增赐银牌十。又降遥辇二部,再破兴中兵,降建州官属,得山砦二十,村堡五百八十。阿忽复败昭古牙,降其官民尤多。昭古牙势蹙亦降,兴中、建州皆平。诏第将士功赏,抚安新民。挞懒请以遥辇九营为九猛安。上以夺邻有功,使领四猛安,昭古牙仍为亲管猛安。五猛安之都帅,命挞懒择人授之。”挞懒征服契丹诸部族后,同样设置猛安谋克进行统辖。辽西地区的汉人、渤海人亦比照南路、咸州路的模式,设置猛安谋克,置于府州之下进行统辖。

  金太祖末年,原辽东京道、上京道、中京道州县地区,普遍设置猛安谋克制度,以统治渤海、契丹、奚、汉等各族人民。各族猛安谋克通常以本族猛安、谋克官员统辖本族民户。猛安、谋克官员以本路长官任命为主,也有朝廷任命的现象。猛安、谋克官员的任命途径有二:第一,在新占领地区,择选各族在当地有名望、有资产、诚心归属金朝的人任命为猛安,有才干可为官者任命为谋克。第二,任命率众归降的原辽朝官员、各族首领,视其人数多少授以猛安或谋克。然而,汉人、渤海人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远高于女真人,其猛安谋克建立在一家一户的个体租佃经济基础上,猛安、谋克长官与所辖的猛安谋克户没有血缘关系。但由于猛安谋克制度具有政治、军事、生产三位一体的特点,长官又有世袭的特权,促使猛安谋克户对长官的人身依附关系有所加强。

  汉、渤海人猛安谋克的废止

  金初以猛安谋克组织强行编制汉、渤海等族人口,这在原辽州县地区无疑是一种倒退。金太宗初年,南京路(治所在今河北卢龙)军帅完颜宗望向平州地区推行猛安谋克制度时,遭到汉族官民的强烈反抗。女真统治集团也认识到具有女真制特点的猛安谋克制度,无法适应汉地租佃经济和社会文化,金太宗天会二年,“宗望恐风俗揉杂民情弗便,乃罢是制(猛安谋克),诸部降人但置长吏,以下从汉官之号”(《金史·兵志》)。从此,金朝停止在汉人地区推行猛安谋克制度,使中原地区保留了原有的府、州、县各级行政建置。

  天会六年八月,金太宗下诏:“以州郡职员名称及俸给因革诏中外”(《金史·太宗纪》),开始整顿、调整、划一原辽宋州县制度。天会八年,恢复辽东、辽西地区的县制。王寂在《先君行状》中记载,其父王础,时摄洺州鸡泽县令,“会辽东更置郡县守令,皆取当时治有声迹者。先君(王础)擢海州析木令”。从中原调去一批有政绩的地方官员,旨在加强这一地区州县机构的恢复工作。金朝恢复原辽地县制的原因,大约是汲取了在中原州县地区统治的经验,认识到县制远比猛安谋克制度更适合对汉、渤海等族的统治。恢复原辽地的县制,为后来废止辽东、辽西地区汉、渤海猛安谋克,做了必要的准备工作。经过改革、调整,金朝府、州、县机构逐步健全,官制划一。金熙宗天眷三年,罢汉、渤海猛安谋克。从金太祖收国二年到金熙宗天眷三年,在东北地区汉、渤海人中实行了20多年的猛安谋克制度被全面废止。从此,作为金朝地方行政建置的猛安谋克,只实行于女真、契丹、奚等北方民族社会之中。

 

  (作者系吉林大学文学院中国史系教授、匡亚明特聘教授、中国民族史学会副会长)

作者简介

姓名:程尼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百度